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推荐> 大师说我面相克夫

更新时间:2024-06-21 06:38:00

大师说我面相克夫

大师说我面相克夫 八啊九 著

大师说我面相克夫陆暮克夫小说推荐

小说推荐《大师说我面相克夫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陆暮克夫,作者“八啊九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莫名其妙诅咒别人,你有毛病吧?我气得咬牙切齿。大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,周身却散发着沉稳的气质,听到我骂他也不恼。颧柄入天仓,面无三两肉,嘴小唇薄,确实是克夫之相。你生于己卯年戊辰月壬辰日,丈夫跟你同岁,两个长流水命本是契合的,但你命格中水五行太旺,他才会早逝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误入玄学直播间,。

直播间众人激动: 积点德,人家小姑娘可能还没结婚。

克夫的女人谁敢娶啊?

我笑了:结了,我老公好着呢。

大师掐指一算。

不对啊,你第一任老公已经死了。

1 半小时前,我无意间点进一个叫灵隐大师的直播间,见他正给人连线看相。

抱着与封建迷信较劲的想法,我申请连线,他只看了一眼就说我克夫,还说我丈夫已死。

莫名其妙诅咒别人,你有毛病吧?

我气得咬牙切齿。

大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年,周身却散发着沉稳的气质,听到我骂他也不恼。

颧柄入天仓,面无三两肉,嘴小唇薄,确实是克夫之相。

你生于己卯年戊辰月壬辰日,丈夫跟你同岁,两个长流水命本是契合的,但你命格中水五行太旺,他才会早逝。

他一本正经说一大堆,我一句也没听懂。

故弄玄虚。

我嗤笑着准备关掉连线,晃眼看到弹幕里的一句话: 己卯年戊辰月壬辰日,我查了下是1999年4月10日,小姐姐的生日是这个吗?

我愣住了。

我一向注重隐私,社交平台填的生日信息都是假的,他怎么会知道?

大师似乎看出我的想法,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:我还知道,你们在一起六年。

我长舒一口气,笑着说:你猜错了,是七年。

他语气坚定:是六年,因为他去年就死了。

胡说八道,他还活着。

我咆哮道。

他叹了口气,语气中夹着一丝无奈: 我不知道你还活着的丈夫是谁。

但你用心感受一下,他真的是你丈夫吗?

2 老婆,吃饭了。

身后响起陆暮的声音,我手忙脚乱地掐断连线。

饭桌上,我一边扒拉碗里的饭,一边想大师的话。

我与陆暮是高中同学,大学确定关系,毕业两年结婚。

从校服到婚纱,他一直是个温柔体贴的人,包揽几乎所有家务。

朋友们都羡慕我,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。

可经大师提醒,我倒想起一些事。

陆暮明明是个爱热闹的人,却突然不爱出门,还从干了两年多的单位离职,开始写小说。

厨艺突飞猛进,突然不爱吃香菜…… 这些变化都始于去年。

种种巧合,都跟大师的话对上了。

难道他说的是真的?

是菜不合胃口吗?

陆暮突然出声,把我吓得一激灵。

回过神来才发现,碗里的土豆块已经被我扎成筛子。

陆暮担忧地看着我:你刚刚一直发呆,是有心事还是身体不舒服?

我没事。

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我狠狠掐自己大腿保持清醒。

应该只是巧合。

陆暮拿出一条黑曜石项链给我戴上:你这几天都没睡好,听说黑曜石可以助眠。

深黑色的吊坠,表面雕刻着一尊佛像。

项链接触皮肤的瞬间,冰凉的触感蔓延,像有一阵冷气穿过身体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这段时间我深陷梦魇,半梦半醒间,总能听到一个男人喊我名字。

他的声音和轮廓有莫名的熟悉感,可任我怎么努力,都看不清他的脸。

直到今晚—— 在梦魇的迷雾中,他转过身来。

他面色苍白,双眼盈满血泪,静静地凝视着我,那悲切而绝望的眼神深深刺痛我的心脏。

陆暮!

我大喊着跑向他。

他却笑着朝我摆手,一点点消失在白色的浓雾中。

陆暮!

陆暮!

黎黎,我在!

我猛地睁开眼,陆暮正一脸担忧地抱着我:又做噩梦了?

我刚刚怎么都叫不醒你。

骤然回神,我长出一口气,才发现自己的背已被冷汗浸湿。

3 我昏昏沉沉到了公司,坐在电脑前发呆。

沉思片刻后发了个帖子: 老公好好的,可总流着血泪出现在我梦里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没一会儿就收到几条评论: 听我奶奶说,人只有在内心极度痛苦和悲伤的情况下才会流血泪。

梦到流血泪,楼主你要倒大霉了。

楼主在开玩笑吧,死人才会流血泪。

死人才会流血泪?

我脑子里又蹦出大师的话:陆暮去年就死了。

我鬼使神差打开直播间,只看到今晚八点直播的预告。

迫切想弄明白这件事,我向陆暮谎称加班,八点整拼手速第一个连上大师。

来了啊。

大师笑着打招呼,似乎一点都不意外。

我也不绕弯子,把梦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。

有人认出了我,直播间弹幕划过: 我想起来了,这是昨天克夫的那个妹子。

卧槽她还来!

这么说她老公真死了?

那家里那个老公是鬼?

别相信,都是剧本。

还有楼上,你是托吧?

大师单手托腮,一字一顿道:梦里那个人才是你老公,我可以肯定他死于去年。

亡魂流泪是心有不甘,他的死恐怕是人为,并且凶手至今逍遥法外。

…… 这种程度的荒谬,是我没想到的。

大师却突然凑近镜头,皱了皱眉头:胸口的项链谁给你的?

我拿起坠子:这个?

我老公给的。

尽快取下来。

他的语气有些焦急。

为什么?

黑曜石不是可以助眠吗?

他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:黑曜石确实可以驱赶邪气、净化磁场。

但你这个正面佛祖,背面蝙蝠,正邪斗法,容易招魂。

我翻转到背面,果然有一只蝙蝠。

不同于佛像的立体,它像是后期画上去的。

大师接着说:不过,你的梦魇也不全是因为它。

你周身阳气很弱,像是被某种阵法束缚,我猜那个阵法就在你家里。

他的话让我汗毛直立,不敢往下想。

此刻的公司只有我一个人,死一般的寂静之中,墙上时钟的滴答声格外刺耳。

一阵风吹来,头顶的一排筒灯闪了闪,突然熄灭了。

4 啊啊啊啊……我失声尖叫起来。

手机里传来大师的声音:你别慌,看看是不是灯坏了。

我打开手机电筒,壮着胆子走向开关。

嚓、嚓、嚓,连摁几下,灯还是没反应。

我安慰自己,估计是线路出问题了。

就在我拎上包准备离开时,门口却传来脚步声。

探出头一看才发现,门外的灯不知何时也熄灭了。

黑黢黢的走廊里,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。

漆黑一片,正常人没有光源根本看不见。

我的手心已经出汗,壮起胆子吼了声:谁?

没有回答。

脚步声还在靠近,我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。

而大师的一句话,直接吓丢我的三魂七魄。

他说:你千万别出去,门外的不是人。

那、那怎么办?

我快急哭了,拿着手机的手不停颤抖。

直播间的人数疯狂上涨,弹幕刷得飞快: 妈呀,看得我后背发凉,钟天师保佑!

演得还挺逼真,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。

小姐姐别怕,没准是个帅鬼。

大师给我支招:你身边有没有什么阳气足的东西,拿来放在胸口。

哪些东西阳气足?

桃木、五帝钱、大蒜、糯米、朱砂、鸡、狗…… 大师还在念,我已经不淡定了:停停停,谁会把这些东西带来公司?

我蜷缩在角落,冷汗一滴一滴地从背后渗出。

大师灵机一动:钱,你身上有钱吗?

我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打开包,掏出钱放在胸口。

咔——,灯亮的瞬间,脚步声也消失了。

我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,直播间却炸了。

刚才说是演戏的,出来说说这灯怎么回事?

我今晚睡不着了,呜呜呜。

手机铃声响起,陆暮来电说,他已经在公司楼下等我。

我向大师道谢。

他顿了顿,提醒道:你找个在家的时间跟我连线,我帮你看看阵法。

记得要尽快,不然你会有血光之灾。

5 坐上车,陆暮递来一杯奶茶:半糖乌龙芝士奶盖。

你胃不好,就不加冰了。

我接过来一阵猛吸,他俯身贴心地为我系好安全带。

老婆,太累就别上班了,我养你。

他的睫毛如同羽翼般修长,眼里的温柔浓得化不开。

我攥紧黑曜石项链,在感性和真相之间来回博弈,内心混乱如潮。

我很想告诉他,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但理智告诉我,再等等。

第二天刚好是周六,趁着陆暮出去买菜的间隙,我打开直播间。

大师正与一个中年男人连线,一本正经地说: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贵人之相。

男人笑得一脸褶子,连夸他算得准。

看到我的私信,他主动与我连线。

我的脸刚出现,直播间弹幕多了起来。

老演员又来了!

克夫姐,早上好呀。

这是在家里,刚睡醒呢吧,还在床上坐着。

小姐姐你老公呢?

给我们看是不是人。

看着直播间蹭蹭上涨的人数,大师眉开眼笑。

敢情是拿我炒热度呢,我对他的信任骤然减了三分,冷声道:不是说帮我看阵法嘛,看吧。

你切换后置摄像头,给我看看房间布局。

我从床上弹起来,举着手机在房间里走了一圈,问:好了吧?

大师没有回答。

我把摄像头切换回来,只见他眉头紧皱。

大师?

我喊了他一声,你倒是说说,这屋子里有什么阵法?

大师回过神,表情复杂:竟然是豆杀阵。

豆杀阵?

那是什么东西?

主播你倒是快说啊。

豆杀阵是一种古老的阵法,以豆为兵,将人困在其中,慢慢绞杀。

她家这个豆杀阵,更像一个附魂阵,将亡灵缚在其中。

他顿了顿,看向我:你身上的死气已超过阳气,这个阵法对你的伤害极大。

听我说,你现在立刻去把家里的黄豆找出来,七七四十九个方位都有一颗。

你举着手机,我告诉你具体方位。

我几乎没有犹豫冲向门口,在他的指示下,从鞋柜角落找出第一颗黄豆。

然后,电视柜、洗衣机、床底…… 四十九颗,一颗不少。

直播间人数蹭蹭上涨,有人信也有人怀疑: 别开玩笑了,豆子都快发芽了。

那么干燥的地方,豆子怎么可能会发芽?

可你看小姐姐的表情,不像是演的。

主播请的这个演员不错,我给满分!

小姐姐家是做豆腐的吗?

黄豆到处都是。

阴气过甚的地方,即使再干燥黄豆也会发芽。

大师在答疑,我却听不进去,只觉头皮阵阵发麻。

我们家从没购过黄豆。

就算买过,陆暮有洁癖,他不允许地上有一根头发丝,黄豆这么大又怎会看不见。

除非,他是故意的。

这家里除了我就是他,不是他还能是谁…… 可他明明对我那么好,为什么要害我?

见我脸色越来越难看,大师出声安慰:还好发现及时。

等黄豆长成豆芽,整个屋子会形成一张网,那时你的魂魄会被困在这里,生生世世都逃不出去。

6 我摸了摸额头的汗,问他:你说我老公去年就死了,这件事要怎么证明?

大师往后仰了仰,嬉皮笑脸: 我没那个本事线上确定,要线下才行。

我的出场费不低,你可要想好了。

主播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。

小姐姐别去,他是人贩子!

就是啊,女孩子别轻易见网友。

众网友的观点出奇一致。

你们够了,我不是露脸了吗?

谁知道你直播时用没用AI换脸。

大师捏了捏脸:睁大你狗眼看清楚,如假包换的妈生脸。

现在AI技术也能办到。

我把身份证甩出来怎么样?

谁知道你身份证是不是假的。

大师说一句,网友怼一句。

他气血上涌,使出杀手锏:我跟她见面时全程直播,总可以了吧?

如果我不对劲,你们马上报警,总可以了吧?

我还是觉得… 大师:你闭嘴,我不要你觉得,只要我觉得。

他提醒我:喂,到底见不见,你说话啊?

我愣了愣:当然见。

刚发呆,我是在想另一个问题。

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家里这个老公,是鬼...鬼吗?

提起这个字时,我的声音止不住颤抖。

大师的语气不容置疑:我不会算错,你丈夫确实已经死亡,至于家里这个—— 他顿了顿:我不知道他是谁。

人鬼气息有别,如果你让我看看他,至少能确定他是人还是鬼。

他话音刚落,开锁的声音响起。

我迅速戴上耳机,切换镜头走出去。

陆暮拎着菜进门,露出宠溺的笑容:难得周末,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

我捂嘴,假装打哈欠:起来上厕所呢,我再去睡会儿啊。

老婆!

转身的瞬间,陆暮突然叫住我:我买了你最爱的小龙虾,你今天想吃麻辣的还是蒜蓉的?

都、都可以。

我尴尬挤出几个字,冲回卧室把门关上。

直播间女粉丝已经疯了。

啊啊啊!

好温柔的男人,是鬼我都想要。

磕到了,磕到了!

果然会下厨的男人最帅!

也不怪她们疯狂,陆暮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丈夫。

我爱吃小龙虾,他嫌外面的没洗干净,总买回来一只只清洗。

结婚一年多,硬是没让我进过厨房。

我叹了口气,问大师看清楚没。

他是人。

大师没有丝毫犹豫。

那就好,至少他是人。

我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。

7 跟大师见面这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周末,他开车来接我。

就是这形象嘛…… 他穿着撞色花衬衫搭配墨镜,活脱脱一个骚包花孔雀。

但我莫名觉得他眼熟。

大师把墨镜往下拉了拉,神秘兮兮地说:坐稳了嗷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

直播已经开启,他一边开车一边跟粉丝唠嗑。

我沉沉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醒来时车已停在一幢房子前。

老房子屋檐斑驳,木门红漆剥落,两侧的对联已褪色,有一种诡异的萧条感。

大师哼着小曲几步上前,抬腿一脚。

嘭——,生锈的锁被踹开。

卧槽,这是鬼屋吧?

好恐怖,小姐姐别进去!

主播有没有道德,这是谁家的老房子啊?

网友愉悦的氛围没感染到我,我的手心隐隐冒汗。

因为这是陆暮的老家,我曾陪他来看过奶奶。

见我站在原地没动,大师扭过头来催促道: 你倒是跟上啊。

不是想见你老公吗?

他的魂就在这儿。

我咽了咽口水,挪动千斤重的腿。

走进红门,一股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眼前的世界开始旋转,我头脑一阵眩晕,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下去……

小说《大师说我面相克夫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