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推荐> 凤凰树孵化夫君

更新时间:2024-07-02 06:33:21

凤凰树孵化夫君

凤凰树孵化夫君 一十四 著

凤凰树孵化夫君凤奚潋池清波小说推荐

凤奚潋池清波是《凤凰树孵化夫君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一十四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”凤初蕊提着一个竹篮子在我身边坐下,她装作不小心的样子,碰掉了篮子上的小毯子,露出一个赤红如火的西瓜大小的蛋。“哎呀!毯子怎么掉了?”她弯下腰去捡,瞥过来的眼神里却没有几分担忧。“我的未婚夫是族长的侄子,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了,不然她们又要该排挤我了。”她嘴上这么说,手却笨得很,盖了好几下都没能把蛋给遮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们凤凰一族的夫君都是靠自己孵化出来的。

每只凤凰在出生的时候,父母都会为其种下一棵凤凰树。

这棵树会陪着我们从一只毛茸茸的幼崽度过一次次的换毛期,长成一只羽翼丰满的凤凰。

然后凤凰花开,我们成年了,就可以亲自去挑选自己的未婚夫。

可我没有父母,我是族中长老从山下不知道是哪儿的犄角旮旯里捡回来的。

所以我没有凤凰树,也不会得到凤凰花。

没有凤凰花,我就没办法开启情思谷的大门,进去选我的夫君。

1 “潋姐姐,只可惜凤凰树第一次开花只结一朵,不然我就可以送你一朵了。”

凤初蕊提着一个竹篮子在我身边坐下,她装作不小心的样子,碰掉了篮子上的小毯子,露出一个赤红如火的西瓜大小的蛋。

“哎呀!

毯子怎么掉了?”

她弯下腰去捡,瞥过来的眼神里却没有几分担忧。

“我的未婚夫是族长的侄子,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了,不然她们又要该排挤我了。”

她嘴上这么说,手却笨得很,盖了好几下都没能把蛋给遮严实了。

我虽然无父无母,但向来不会惯着别人在我面前装腔作势。

“这么怕人看见,怎么不好好呆在屋里?

族长的侄子?”

我从秋千上起来,看着那还未盖严实露出来的一角红色,十分不解道:“族长一家都是浅金色,什么时候和赤凤结亲了?”

风初蕊哑口无言,气呼呼地用毯子把蛋裹得严严实实,走之前终于不再装模作样,凶巴巴地诅咒人:“凤奚潋,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!”

我重新坐回秋千上,双手握紧绳子,自己撑着地一下一下地荡到空中。

对面绿茵如盖,几朵红色点缀其中,正是情思谷外的凤凰树林。

只是可惜了,那里面有那么多的凤凰树,却没有一棵是为我而栽种的。

我作为族外人,还是要有些寄人篱下的思想觉悟。

虽然族长他们对我和族中小辈一视同仁,但我自己却不能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

族中的凤凰娇贵的很,非醴泉不饮,非梧桐不栖。

但它们自己又不愿意每天飞来飞去地找水喝,因而族中多了一项集体轮岗任务,按家庭轮流采集泉水,分发给族人饮用。

不过这种事情一般默认了都是由成了家凤凰去做。

我如今已经222岁,族中与我同辈的其他凤凰基本上都已经成了亲,只有我一直进不了情思谷的门。

我不想被人说是偷懒占便宜,所以我的水都是自己找的。

不过我没那么挑,泉水甜不甜的不重要,能填饱肚子就行。

但如果发现了很好喝的山泉,我也会多带一些给族里的长辈们。

昨天族长又来找我说成家的相关事宜了。

情思谷的规矩是祖上传下来的,他也不好替我开后门。

于是他给了我两个建议,一是与外族联姻,二是在离异的雄凤凰里挑一个满意的。

我只能谢过他的好意。

外族联姻多半不会顺利,同族里尚且有人看不惯我,外族又怎么会真心接纳我呢?

凤凰对待爱情忠贞不渝,能够离异的其实很少,都是些奇葩异类,我可不想加入他们。

不过族长也确实为我操了不少心,所以我想去北边转一圈。

听说雪山上有一灵泉,清澈甘甜,喝了让人神清气爽,有静心养神之效。

族长为族中事务所累,平时太过操劳,灵泉水正适合他。

云雾缭绕,雪峰耸立,深浅不一的白色混在一处,也算一番别致的景色。

我结束了滑翔,扑棱扑棱翅膀,免得它一会儿被冻僵。

雪山上的灵泉?

那可有点远了。

你沿着北边一直飞,会看到一片连绵的雪山,从左往右数的第三个雪峰,然后大概就在它半山腰偏上一点的位置就有冰泉的踪迹。

然后沿着冰泉一直朝上走,会看到一个洞穴,那里面有个开满雪莲的大池子,池水的源头就是灵泉。

我按着族人的指示,找到了长着雪莲的大池子。

池水的源头……找到了!

我蹲在地上,看着这汪不断往上涌的只有一只手大小的泉眼,捧了一口喂到嘴里。

清凉的水润过肺腑,仿佛抽去了全身的疲惫,入口清甜,回甘悠长,这该是全世界最好喝的泉水了吧!

我取出一个小瓶子,将它沉入泉水坑。

这瓶子是个法器,内里空间很大,可以容纳一个池塘的水。

趁着它自己灌水的时候,我打算逛一逛这个溶洞。

这雪莲倒是开的不错,花瓣无暇似玉,花香清冷醉人。

我坐在池边的石头上,想摘一朵花。

手伸进池水,搅乱一池清波。

突然,有什么坚硬圆滑的东西撞到了我的手上。

我急忙将手从水里抽出来,听说这雪山上也是有不少妖兽的。

有一种蛇就特别喜欢睡在寒池里。

2 莲叶随着波纹轻轻沉浮,在圈圈水晕里,我看到了不同于雪莲的第二种白色。

那是瓷器一般的白,但没有瓷器有光泽,还有弯弯的弧度,很有可能是一条沉睡中的粗壮白蛇。

我退后几步,也不是打不过,就是没必要。

灵泉装的差不多了,该回去了。

我盖好塞子,打算趁着这白蛇还没醒偷偷溜了。

“哗!”

莲花池底仿佛被炸了,池水一喷而上,溅了我一身水。

我紧盯着莲池,手中已经划出羽箭,若它非要和我一战,我就先下手为强。

池水荡漾,却不见白蛇踪影。

这是不想打架吗?

我警惕地准备倒退出洞。

刚迈出左脚,就又被溅了一头水。

我的脚抬起又落下,那池水也像有病似的炸来炸去。

我算是看明白了,合着我一走它就炸呗。

它又不露面,莫不是想要点东西?

还是不准我带泉水出去?

我将羽箭扔到莲池附近,又迈出了一条腿。

“哗!”

我抹去脸上的水,灵泉我一定要带走。

“要打就出来!

鬼鬼祟祟地躲起来算什么?”

“……” “不出来我就走了!

你自己玩去吧!”

我转身作势离开,身后的莲池又有了动静,这次不是水炸开了,而是咕嘟咕嘟小鱼吐泡泡的声音。

我回头,一团白色的影子从池子里面跳出来然后撞到了我怀里。

这是,一个蛋?

凤凰天性善良,对待幼崽更是呵护倍加。

它跳进来的一瞬间,我的双手就立马托住了它,生怕不小心没接住让它掉地上给摔碎了。

它却很是心大,在我怀里左右摇晃,一点也不安生。

我用力按住它:“再晃我就丢你下去了!”

话音刚落,它立马就不动了。

我抬起来晃了晃,它就像是颗石头似的,随着我的手摆动。

“还挺听话。”

我小声嘀咕。

我抱着它往莲池走:“下次再来看你,我得回家了!”

蛋悠悠地浮在水面上,就是不沉底。

???

怎么回事?

我伸手过去把它往下按了按,看着池水渐渐没过它。

刚一放手,它就又飘了起来。

这我哪能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是它之前躲在池底,应该是不想被人发现的吧。

可是现在它沉不下去了!

这不该怪到我头上吧?

“听话!

下去!”

我又把它往水里摁了摁,依旧没什么用,它甚至飘起来后还往池中心游了游。

“随你吧,反正我要回家了!”

我捡起刚才扔到地上的羽箭,不再管它。

“哗!”

莲池的水又炸了。

这次和之前不太一样,水幕将我围了起来,寒意森森,竟是凝结成冰。

我回头看着那颗飘在莲叶上的蛋,总觉得被威胁了。

“行啊!

可不要说我欺负小孩儿!”

我将凤凰真火凝成长刀,唰唰唰几下就将冰墙劈成碎块,不等它落地,就化作一缕水汽散在空中。

“小崽子,还想拦我?

等你破壳再说吧。”

我三步并作两步,跑到洞口化作原型,振翅高飞。

给族长送完灵泉水,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我像往常一样往床上一倒,被身下的东西一硌又跳了起来。

那颗瓷白色的蛋此时居然缩小成鸡蛋大小,乖巧无害地躺在我的床铺上。

3 “既然它无人认领,不如小奚你就养着吧。

你不是还缺个伴侣吗?”

族长说的也有道理。

“喂!

你愿意当我的未婚夫吗?”

我盯着手心里的蛋问道。

他这么小一只,知道什么是未婚夫吗?

“哎哎哎!

你别激动!

我要抓不住你了!”

我手忙脚乱地跟着活蹦乱跳的蛋扭来扭去。

族长说这是一颗成年的即将涅槃的凤凰蛋,他的年纪可比我大多了。

不过是因为涅槃重生退化到幼年时代,然后心智也跟着缩水了。

怎么说呢,并不是所有的凤凰都生活在族里,外面还有很多落单的族人,就像我的父母那样。

这颗蛋也是和我一样,非族中凤,而且父母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在我们这一带,并没有人见过白凤。

他也是个孤独的可怜凤!

“你应该没有成家吧?”

我把蛋放在桌子上,双手托着下巴。

他疯狂地摇晃起来,我拿了一个碗,把他装进去,这下就不会滚掉了。

“没成家?”

碗里的蛋开始一上一下地跳起来。

这是他在点头。

“那你愿意做我的未婚夫吗?”

“砰砰砰!”

碗底被不停地击打碰撞。

我伸出左手:“愿意的话就跳上来!”

手心传来一阵沁人的凉意,他来自雪山,又喜欢待在水里,属性和我完全不一样。

我握着蛋,心想我们两个这下子就都有伴了。

族里都是火凤,他们的孵化方法属实不适合我家小白。

不过我连续问了几个不同的人,举一反三,做了个阵法,替小白搞了个小型莲花池。

看他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漂流,体型也又变回了西瓜大小,我这才宽心。

可阵法太消耗灵石了,我多年积攒下来的养老本都快被小白给啃光了。

再这样下去,我们只能到地下做一对比翼鸟了。

不行!

我得想法子赚钱!

“呦!

这不是潋姐姐吗?”

我站在无忧榜前浏览刚刷新的委托任务,打算挑一个性价比最高的来接。

凤初蕊从我身后款款走出。

她今天手里没再提着篮子,应该也是想接个小任务回回血。

我扫了她一眼后继续挑我的任务。

“我听说潋姐姐从外面捡回了一颗蛋!”

她两只手捧在胸前,脸上是强装出来的喜悦,“听说你们已经确定了伴侣关系,真好!

门当户对,天造地设!”

说完,她又垂下眼,不知看向哪里:“潋姐姐,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呀?

我当时只是一时嘴快,心里绝对还是担心你的,你可以原谅我吗?”

又有几个人过来看任务了。

凤初蕊小心翼翼地拽了拽我的袖子:“潋姐姐,我听说你为了姐夫特意去雪山采了灵泉水,在家里挖了个小池塘。

姐夫可真命好,有姐姐你这么能干的娘子!”

“你不会是想找我要灵泉水吧?”

我揭下了去西山采蜜果的任务文书,打量起眼前又矫揉造作起来的人。

凤初蕊眼睛一亮,随即伸手推了我一下,她娇声笑道:“潋姐姐真是细心,连我最近孵蛋孵的有些烦躁都看出来了。”

“打住!”

她还要伸手过来对我拍拍打打,我立马闪身。

“我的灵泉水养活小白都不够,怎么可能有多余的给你?

我自己喝的都是后山的湖水!”

“湖水!”

她瞪大眼睛,尖声质疑:“你怎么可能喝湖水?

你当我傻吗?”

“小奚确实喝湖水,我最近天天看见她往后山跑。”

来看任务的人里有我经常碰到的凤玖。

“是啊是啊!

小奚确实没有多余的灵泉,你想要灵泉可以自己去取啊,除了远点也没什么危险!”

人群里有人提出了意见。

凤初蕊的眼里开始续泪,她抬起袖子假装擦拭,语气里也十分无奈:“我夫君孵化正到关键时刻,最近灵力耗的多,我又放不下他,实在是分身乏术!”

“潋姐姐,这样吧,我也不向你借灵泉了。

你下次再去雪山的时候可以帮我捎点回来吗?”

她泪汪汪地朝我看过来。

“这倒也行。”

人群里有人附和道。

行什么行?

你行你怎么不帮她带?

“那你发个任务吧。

我最近缺钱,你刚好没时间,我们各取所需。”

我从无忧榜旁边的盒子里取出纸笔递给凤初蕊。

“可,可我今天出门着急,也没带钱。”

她揪了揪衣服下摆,脸色不太好看。

我把纸笔放回去:“那今天就算了!

你明天来发任务也行!

我看到了一定接!”

说完,我就拨开人群,展翅离开。

4 蜜果长在西山丛林深处,个头不大,长得像石榴籽,晶莹剔透,一口下去,汁水爆浆,清甜可口,特别受怀孕的凤凰喜爱。

我的原身太大,不方便在丛林里穿梭,只能靠两条腿走路。

瓷白色的蛋被我装在竹篓里,背在身后。

“你就不能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吗?”

身上的竹篓子晃了晃,表示自己一定要和我黏在一起。

“族长还是你成年了,是只大凤凰了,我看他算是老眼昏花了。”

我跳过地上的水坑,攀上了一棵果树。

树上的果子红彤彤的,看上去很好吃。

我摘下一颗,用袖子擦了擦,打算咬一口尝尝。

后背的蛋突然造反,猛地一撞,差点把我从树上撞下去。

“小白!”

我抓住树枝,重新荡了上去,但手里的果子已经不知道滚到哪丛草里了。

他顶开盖子,晃悠悠地从竹篓子里飘到我跟前。

然后自己一跳撞在了头顶上方的一颗熟透了的红果子上,像是一下子没了力气,直直掉了下去。

我眼疾手快地接住他,看他窝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,还以为他被撞晕了脑袋。

“小白!

你怎么了!

头撞疼了吗?”

我凝神寻找可能出现的裂痕。

小白又立马活了过来,使劲地蹭我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这果子不能吃?”

他连忙跳了几下。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我把他放回到篓子里,把篓子扣在身前,“那你替我看着,要是遇到能吃的东西,就自己蹦两下。”

它在竹篓里轻轻摇了一摇。

蜜果不算难找,按照文书要求,我多采了一半的量。

然后背着小白把路上遇到的能吃的果子都摘了个遍。

回到族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我们一起把蜜果交给发任务的人,然后领了报酬。

我站在无忧榜前挑选下一个任务。

凤初蕊果然没来发帖。

不过有其他人发了灵泉水的任务,给的报酬还不少。

我看了看已经陷入沉睡的小白,接下了取灵泉的活儿。

家里的阵法再好,也抵不过天然的雪莲池。

这次任务,还是带着小白一起吧,也算是回门了。

我把小白放进莲池里,又将采泉水的瓶子放到泉眼处,然后就随便找了个石头坐下了。

这几天到处乱跑,还真有点累。

我看着小白一点点地沉入莲池,水面上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,眼皮也一点点地合上了。

再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水里钻出来的,此刻正乖乖地窝在我怀里。

洞口被他用冰墙给堵了,外面的冷风一点也吹不进来。

还是只懂得照顾人的小崽子。

灵泉也已经装好了,被盖上木塞放在我左手边的地上。

我捡起来装进口袋。

他再喜欢水,现在也是一颗蛋。

我变出我的大翅膀,将小白罩住了。

毛茸茸才最适合孵蛋。

晨曦微漏,洞口的冰化成水汽,我把小白揣进我厚厚的绒毛里,带他回家。

时运不济,交接任务时又碰到了凤初蕊。

她拦住我的去路,向我伸出一只手:“我的灵泉呢?”

我抱着小白,打算绕开她。

“潋姐姐!

你答应给我捎的灵泉呢?”

我去哪她就去哪,这是打定主意要白嫖了。

“一万灵石一瓶,要就给钱!”

我刚说完这句话,迎面又走过来几个人,其中刚好有那天提建议的几个人。

他们看到我和凤初蕊站在一起,通通围了过来。

“我已经给过你了。”

凤初蕊眼神飘忽地看向无忧榜。

无忧榜发任务需提前把报酬凑齐,待任务被完成后,自动结账。

“你是说你发了任务?”

“你不是刚刚才领了灵泉的任务报酬吗?”

凤初蕊盯着我手腕上的镯子,想要混淆视听。

我冷笑一声:“所以呢?

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小奚啊,既然你拿了报酬就快把灵泉给她吧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有人给她说话,凤初蕊便有了底气:“我也不多要,你给我一桶就好。”

说着,她将身侧的木桶拎了过来。

“嘭!”

木桶忽然炸了。

不知从哪儿来的水一头全浇在了凤初蕊身上。

她尖叫着跳开,指着我大骂:“凤奚潋!

你竟然泼我水!

卑鄙无耻!

背信弃义的找人小人!”

旁观的几个人也不免于难,多多少少被水淋湿了。

此刻也都跟着凤初蕊指落我,认为我仙人跳不肯兑现承诺给凤初蕊灵泉。

“我根本没接你的任务,又从哪来的承诺?”

至于这水,我看了看一直安静呆着的小白,不由地勾了勾嘴角。

真调皮。

“那你说你刚才的灵石是通过什么任务得来的?”

凤初蕊大约是被水一浇,失了神智。

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,她自己撒谎还这么理直气壮!

“确实是灵泉任务不假,可文书上的委托人可不是你。”

“你要赖账?!!”

她依旧是那副好像吃了大亏的表情,因为淋了一身水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滑稽。

“凤初蕊,你是不是孵蛋孵傻了?

虽然文书在任务完成时会自行销毁,但长老那里会有记录,需要我带你去看看发任务的人是谁吗?”

凤初蕊这才有些慌了,显然是才想起还能看记录这件事,因为很少会有这种假冒别人的事出现,所以任务记录基本上是没人翻过的,也不公开。

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存在。

围观的人看到凤初蕊神色变了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当枪使了。

对着我连连道歉,又转头去指责凤初蕊。

凤初蕊气不过,抹着眼泪跑开了。

每次都这样,真是没长进。

5 小白最近越来越能睡了。

听族长的意思,他应该是快要破壳了。

我最近天天在雪山与族里来回奔波,就担心他睡的不舒服。

“小奚,族长找你!”

“哦,来啦!”

我替小白重新换上新的阵法,又往阵眼里多塞了几块灵石,这下子就不用担心一会儿赶不回来来不及换水啦。

“小白,好好看家,我先离开一会儿哦。”

我关上门,往族长家走去。

“我爹啊,他不在家,你要不去凤凰树林那边找找?”

族长儿子正在给他妻子梳毛,听说我来找族长,立马就收回了进屋端茶的步子,给我指了个可能的方向。

我又跑到凤凰树林,上次看这里还是繁花点点,如今倒是一片绿了。

看来大家的未婚夫都孵出来了。

真好,我也快和小白见面了。

“族长!”

“族长!”

…… 凤凰树林里根本没有人影,族长到底在哪儿?

算了,先回家吧,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想到小白,我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“小奚,听说你在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族长在身后叫住我。

我一脸茫然:“不是您有事让我去找您的吗?”

族长比我还要懵:“我没找你啊。”

我这才反应过来被人耍了。

真无聊,从小到大玩了多少次了,怎么还要来这一招!

“那没事了,族长,我担心小白,就先回去了,您也去忙您的吧。

拜拜!”

我挥着手跑远了。

“小白!

姐姐回来啦!”

我推开门,并没有人回应我。

不过这很正常,小白最近睡觉睡得可沉啦。

我走到小池塘边上,把手伸到水里,想要摸一摸他的蛋壳。

哗啦啦——哗啦啦—— 我在水里刨来刨去,楞是啥也没摸到。

我一把拽住水面上的莲花,将它们连根拔起,扔到了地上。

池底空空如也,只有我一人的倒影。

小白不见了!

小说《凤凰树孵化夫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